开元棋牌是一场骗局
教研成果
当前位置: bwin开元棋牌 >> 教研之窗 >> 教研成果 >> 正文
我欲乘风天外去,看鸡虫得失原如此——再读《聊斋志异》
发布时间:2018-12-24  |  发文作者:姬传华  |  点击数:[]

18-19学年度暑假教师读书心得优秀篇目(十三)

我欲乘风天外去,看鸡虫得失原如此

——再读《聊斋志异》

姬传华

在我国古代但凡上学读书之人,都有一个共同的志向那就是科举中第。为了这个目标两耳不闻窗外事,一心只读圣贤书,他们苦读四书五经,学做八股文章。但在清朝,出现了一位另类的书生——蒲松龄,在别人为了备考彻夜不眠,专心致志的时候,他却对《搜神记》,《唐传奇》等兴趣盎然,痴迷于书中的鬼狐故事,这样日月蹉跎,他的朋友都金榜题名、加官进爵,只有他每年都还是个落榜生,始终没有考上举人。一度当过幕僚,大多是在家乡做个塾师。他的朋友规劝他聊斋切莫竟谈空,不要再痴迷于神仙鬼狐啦,到最后只会让你一场空。但这个蒲松龄不仅不听劝,索性在家乡路旁的大树下建了个亭子,供过往的客商休息,但凡奇闻异事都可道来换茶。后来更是想尽办法搜罗鬼狐故事,到田间地头向村野乡夫打听鬼狐故事,到山间水落找樵夫渔民探问鬼狐故事。在夜雨秋灯下把这些素材进行加工整理,加入自己的理解和评论,终于集结成《聊斋志异》一书。全书共四百九十余篇,分十二卷,用文言文写成,想象丰富,语言简洁。表面虽然谈谈狐论鬼,实则讽刺封建社会的黑暗,揭露官场的腐败,批判不合理的科举制度和婚姻制度,充分寄托了作者的孤愤。由于艺术成就很高,《聊斋志异》也被称为我国文言短篇小说的巅峰之作!《聊斋志异》之所以能有这样高的文学地位,首先在于作者蒲松龄的经历和文学修养,书中的描写详尽真实如同亲见,由于鬼狐故事都是大家臆想出来的,作者也并非亲见,所以在描摹的时候难免流于简略,难以打动人心,同样是写鬼比如在《搜神记》中的宋定伯捉鬼,鬼出现了,只是一句夜行逢鬼,至于鬼的样貌行状则完全不知道,在《聊斋志异》中,蒲松龄则创造了样貌行状非常真实的鬼的形象面翠色,齿如锯。一张绿脸上,牙齿象锯子一样锋利,是不是让人起鸡皮疙瘩呢。

除了描写详尽在结构上也有创新,那就是偶见鹘突,知复非人,尽管在故事的开头交代了鬼狐的特点,让读者知道了他的确定身份,但随着故事的进展,大家往往就忘记了他的身份,只记住了那份真挚的情感。故事到此作者会安排一个突变的事件,点破鬼狐的属性,从而影响情节的发展,或者让情节戛然而止,造成矛盾的冲突,引起读者的深思。《阿英》就是这样,前文中已经暗示阿英是个妖怪,但无人发现,阿英最后还和甘珏喜结连理,幸福美满。但是甘珏的嫂子有一天偶然间发现了阿英会分身术,就强迫这个妖怪离开了,从而让故事情节为之一变。在描述这些故事时,作者对于人物的语言、个性、感情、心理等细节进行深入细致的描写,通过营造跌宕的矛盾而又巧合的情节,塑造出生动的人物形象来,讴歌了真善美的花妖鬼狐(如《葛巾》、《聂小倩》),揭露讽刺现实社会及科举制度(如《司文郎》、《贾奉雉》)。而聊斋的可贵之处就在他蕴含的深意,不论是《酉阳杂俎》、《搜神记》还是其他六朝志怪小说大都描摹奇异的事情而已,往往没有什么深意,但蒲松龄写聊斋大多是为了抒愤,科场失意的他在生活中过的并不如意,对很多社会现状也都有着自己的不同见解,于是便假借鬼狐在写人间故事,《聊斋志异》的文字主要分三类:一是科场文字,二是官场文字,三是情场文字。这三类文字大都是蒲松龄的人生经历过的,通过花妖鬼狐为素材写成的。在《叶生》故事中描写了一个秀才很有才华,文章辞赋,冠绝当时,而所遇不偶,困于名场。这个叶生也很受县令的支持,但始终无法科举及第,最后带着遗憾郁郁而死,但他的灵魂不知自己已经死了,就到京城参加考试,等考试中举回到家中,他的妻子告诉他已死去多年了,他的灵魂这才散去。其实作者蒲松龄自己就是这样一个才华横溢而科举不第的大才子。所以作者把自己的科场经历写进了小说之中。再者他的官场文字也不是凭空臆造,蒲松龄三十岁时给他自己的一个当知县的好友做过师爷,所以亲身经历了官场上的形形色色的各类事情,这为他日后创作这类作品提供了很好的素材,向《席方平》《狼》三则是对正义战胜邪恶的描述,《崂山道士》是对勤劳的赞美。而《画皮》则是对美好爱情的讴歌……这些都是蒲松龄价值观的写照。而情场文字,这类文字分两类:一是这类作品中有一个女主人公,她往往是勤劳善良,闪着高尚的道德光芒的女人,这个是以他的妻子为原型创作出来的。第二类是一个书生和狐仙女鬼等的爱情故事。这个狐仙女鬼不会伤害这个书生,而是照顾他的生活,和他恋爱,为他生子。这在那个无法自由恋爱的时代只是一种梦想,但这样的故事却闪耀着人性的光芒。这类作品的女主人公的原型就是蒲松龄的一个红颜知己,他的这个知己就是他当师爷的那个县令的一个侍女,这个侍女能歌善舞,很有才艺,可惜她红颜薄命,年纪很轻时就香消玉殒了。作者就以她为原型,塑造了一大批善良的狐仙鬼怪。

读《聊斋志异》不能单看其故事,更不能泥其事而入魔,要潜心体会其意蕴和寓意,同时还要了解写作背景和作者的情况,以加深理解,这样不仅可以得到艺术的享受,也能深入领会作者的意旨。尽管《聊斋志异》的语言不如白话小说通俗明白。并没有妨碍它的广泛流传。

蒲松龄在自序的最后写道:浮白载笔,仅成孤愤之书:寄托如此,亦足悲矣!竭乎!惊霜寒雀,抱树无温,吊月秋虫,偎栏自热,知我者,其在青林黑塞间乎!

以清人董元度的《贺新郎》为本文的结束吧:庄语难谐世,拂残编,《搜神》、《博物》(张华《博物志》),谈仙说鬼。一盏客灯秋夜雨,风戛窗棂破纸,仿佛听枫根环佩。石上三生来噩梦,尽丝缠一缕春蚕死。勘破者,唯君耳。寓言十九逢场戏,喜开函,淋漓载笔,吾家良史。鬼唱狐鸣兼虱赋,不止槐安穴蚁。真面目谁非谁是?我欲乘风天外去,看鸡虫得失原如此。须记取,蒙庄子




关闭

请遵守《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》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有关法律法规。
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。
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。
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,与本网站立场无关。
 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,换张图片
0条评论    共1页   当前第1
教研成果

我欲乘风天外去,看鸡虫得失原如此——再读《聊斋志异》

[日期:2018-12-24] 来源:高中教科室 作者:姬传华

18-19学年度暑假教师读书心得优秀篇目(十三)

我欲乘风天外去,看鸡虫得失原如此

——再读《聊斋志异》

姬传华

在我国古代但凡上学读书之人,都有一个共同的志向那就是科举中第。为了这个目标两耳不闻窗外事,一心只读圣贤书,他们苦读四书五经,学做八股文章。但在清朝,出现了一位另类的书生——蒲松龄,在别人为了备考彻夜不眠,专心致志的时候,他却对《搜神记》,《唐传奇》等兴趣盎然,痴迷于书中的鬼狐故事,这样日月蹉跎,他的朋友都金榜题名、加官进爵,只有他每年都还是个落榜生,始终没有考上举人。一度当过幕僚,大多是在家乡做个塾师。他的朋友规劝他聊斋切莫竟谈空,不要再痴迷于神仙鬼狐啦,到最后只会让你一场空。但这个蒲松龄不仅不听劝,索性在家乡路旁的大树下建了个亭子,供过往的客商休息,但凡奇闻异事都可道来换茶。后来更是想尽办法搜罗鬼狐故事,到田间地头向村野乡夫打听鬼狐故事,到山间水落找樵夫渔民探问鬼狐故事。在夜雨秋灯下把这些素材进行加工整理,加入自己的理解和评论,终于集结成《聊斋志异》一书。全书共四百九十余篇,分十二卷,用文言文写成,想象丰富,语言简洁。表面虽然谈谈狐论鬼,实则讽刺封建社会的黑暗,揭露官场的腐败,批判不合理的科举制度和婚姻制度,充分寄托了作者的孤愤。由于艺术成就很高,《聊斋志异》也被称为我国文言短篇小说的巅峰之作!《聊斋志异》之所以能有这样高的文学地位,首先在于作者蒲松龄的经历和文学修养,书中的描写详尽真实如同亲见,由于鬼狐故事都是大家臆想出来的,作者也并非亲见,所以在描摹的时候难免流于简略,难以打动人心,同样是写鬼比如在《搜神记》中的宋定伯捉鬼,鬼出现了,只是一句夜行逢鬼,至于鬼的样貌行状则完全不知道,在《聊斋志异》中,蒲松龄则创造了样貌行状非常真实的鬼的形象面翠色,齿如锯。一张绿脸上,牙齿象锯子一样锋利,是不是让人起鸡皮疙瘩呢。

除了描写详尽在结构上也有创新,那就是偶见鹘突,知复非人,尽管在故事的开头交代了鬼狐的特点,让读者知道了他的确定身份,但随着故事的进展,大家往往就忘记了他的身份,只记住了那份真挚的情感。故事到此作者会安排一个突变的事件,点破鬼狐的属性,从而影响情节的发展,或者让情节戛然而止,造成矛盾的冲突,引起读者的深思。《阿英》就是这样,前文中已经暗示阿英是个妖怪,但无人发现,阿英最后还和甘珏喜结连理,幸福美满。但是甘珏的嫂子有一天偶然间发现了阿英会分身术,就强迫这个妖怪离开了,从而让故事情节为之一变。在描述这些故事时,作者对于人物的语言、个性、感情、心理等细节进行深入细致的描写,通过营造跌宕的矛盾而又巧合的情节,塑造出生动的人物形象来,讴歌了真善美的花妖鬼狐(如《葛巾》、《聂小倩》),揭露讽刺现实社会及科举制度(如《司文郎》、《贾奉雉》)。而聊斋的可贵之处就在他蕴含的深意,不论是《酉阳杂俎》、《搜神记》还是其他六朝志怪小说大都描摹奇异的事情而已,往往没有什么深意,但蒲松龄写聊斋大多是为了抒愤,科场失意的他在生活中过的并不如意,对很多社会现状也都有着自己的不同见解,于是便假借鬼狐在写人间故事,《聊斋志异》的文字主要分三类:一是科场文字,二是官场文字,三是情场文字。这三类文字大都是蒲松龄的人生经历过的,通过花妖鬼狐为素材写成的。在《叶生》故事中描写了一个秀才很有才华,文章辞赋,冠绝当时,而所遇不偶,困于名场。这个叶生也很受县令的支持,但始终无法科举及第,最后带着遗憾郁郁而死,但他的灵魂不知自己已经死了,就到京城参加考试,等考试中举回到家中,他的妻子告诉他已死去多年了,他的灵魂这才散去。其实作者蒲松龄自己就是这样一个才华横溢而科举不第的大才子。所以作者把自己的科场经历写进了小说之中。再者他的官场文字也不是凭空臆造,蒲松龄三十岁时给他自己的一个当知县的好友做过师爷,所以亲身经历了官场上的形形色色的各类事情,这为他日后创作这类作品提供了很好的素材,向《席方平》《狼》三则是对正义战胜邪恶的描述,《崂山道士》是对勤劳的赞美。而《画皮》则是对美好爱情的讴歌……这些都是蒲松龄价值观的写照。而情场文字,这类文字分两类:一是这类作品中有一个女主人公,她往往是勤劳善良,闪着高尚的道德光芒的女人,这个是以他的妻子为原型创作出来的。第二类是一个书生和狐仙女鬼等的爱情故事。这个狐仙女鬼不会伤害这个书生,而是照顾他的生活,和他恋爱,为他生子。这在那个无法自由恋爱的时代只是一种梦想,但这样的故事却闪耀着人性的光芒。这类作品的女主人公的原型就是蒲松龄的一个红颜知己,他的这个知己就是他当师爷的那个县令的一个侍女,这个侍女能歌善舞,很有才艺,可惜她红颜薄命,年纪很轻时就香消玉殒了。作者就以她为原型,塑造了一大批善良的狐仙鬼怪。

读《聊斋志异》不能单看其故事,更不能泥其事而入魔,要潜心体会其意蕴和寓意,同时还要了解写作背景和作者的情况,以加深理解,这样不仅可以得到艺术的享受,也能深入领会作者的意旨。尽管《聊斋志异》的语言不如白话小说通俗明白。并没有妨碍它的广泛流传。

蒲松龄在自序的最后写道:浮白载笔,仅成孤愤之书:寄托如此,亦足悲矣!竭乎!惊霜寒雀,抱树无温,吊月秋虫,偎栏自热,知我者,其在青林黑塞间乎!

以清人董元度的《贺新郎》为本文的结束吧:庄语难谐世,拂残编,《搜神》、《博物》(张华《博物志》),谈仙说鬼。一盏客灯秋夜雨,风戛窗棂破纸,仿佛听枫根环佩。石上三生来噩梦,尽丝缠一缕春蚕死。勘破者,唯君耳。寓言十九逢场戏,喜开函,淋漓载笔,吾家良史。鬼唱狐鸣兼虱赋,不止槐安穴蚁。真面目谁非谁是?我欲乘风天外去,看鸡虫得失原如此。须记取,蒙庄子